燃香纪

内容简介:

幻想时空小说《燃香纪》作者:清平,小说讲述了篮子,蓝若水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篮子女主叫蓝若水的小说是《燃香纪》,这是作者清平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篮子和蓝若水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篮子女主叫蓝若水的小说是《燃香纪》,这是作者清平原创的仙侠奇缘类小说,在小说中篮子和蓝若水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但富贵险中求。

须知,各式金属,是武器法宝的基本制材。

而那些异矿资源,可是兵器和法宝架构中的灵魂:

不同的兵器和法宝与不同的异矿异材融合,能焕发出不同的神奇功能。

他们都心存侥幸。

若能侥天之大幸,让自己采得一块传说中的奇矿异材,啧啧,就算自己没那个能力打造出相关的兵器法宝,却也可能拿到大拍卖场拍卖。,那可是大价钱。变卖之后便可换取自己所需的巨额修炼资源。

运气好的人,甚至可以数年不开工,一开工吃数年。

因为这里经年经营着矿物挖掘业,地表布满了坑坑洼洼,沟沟渠渠,矿产资源过度开发,致使地表损毁,终于环境破坏,生态系统严重失衡。

污染性物质和辐射性物质随着坑洼沟渠婉婉的灌进那曲折蜿蜒的金水河,沸腾,澎湃,不断东渐,最后注进东侧那深不可测的无尽的渊银之海。

十三岁那一年。时值三月初春。

淘金堡,地域广袤无疆,百花朝荣,处处姹紫嫣红,光色无限。

但这份天地瑰美,和处处的坑洼沟渠河海之中的金属之气、矿煞形成了极大的反差,给人莫名的对比冲击,总透着几丝异常,令人莫名的心慌、不安。

族人们分组行动,汉子们在低矮之处勘测搜寻,女子们则多数远离低洼污染之地,盘桓在山脉之巅。

屹立在高高的潜龙山之巅,俯视着周遭低矮的山山岭岭,一种浩瀚之气油然而生。

想这潜龙山,千万年来雄踞一方,肃立起一只冷眼,,在这个八面临风的角度,望尽了多少世人的悲喜和笑泪!

山脚下蝼蚁们来来去去,眼见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因为是过客,任他们他们如何不甘和闹腾,却始终湮灭在历史的洪潮之中。

那些为现世权、利、欲束缚着的人儿,便仿如一颗浮尘,这一刻恰好沾上历史眉睫,眨眼间,又告雨打风吹去,消失于无形。

篮子和小师兄花错徜徉在山巅三月花海之中,用心静静的感受天地光色和气象。

唯有在这高入云霄的处所,那尘世间的繁华、喧嚣和躁动,才会离得最远,才最听得见自己心里的声音。

一只蝴蝶,两只蝴蝶,三只蝴蝶,……

心,似乎,被什么精巧的拨弄了一下。

第一次,那么神奇。篮子竟似乎不用投诸目力、听力,便能清晰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篮子缓缓闭上了眼睛。心中竟然呈现出一个神奇的景象:仿佛镜子和影像的关系——

她只需用心去细细感受,周遭的世界便赫然投影到她的心里,真真切切,纤毫毕现,仿如六识亲历。

她在基于心生内化的万象世界里,可以自由自在的畅游,游览,观感。

她甚至忽然可以清楚的听见,蝴蝶们轻展翅膀轻盈飞翔的微音,在耳中清晰而写意的响起。

这样她便矍然大惊,忙拉着小师兄的手,慌慌张张的说:小师兄,小师兄,有……有鬼了,我闭上眼睛都可以看到这里的景色!”

当此其时,她的小师兄花错,正专注于一次对一条可爱的雀舌蜥蜴的捕捉行动。

被篮子慌慌张张一惊吓,小家伙警觉逃窜,忽的消失于花草间的石头缝隙里面去了。

小师兄颓然收回手中的天缠网,转首冲她翻了老大一个白眼:小淘气蛋,专事胡搅蛮缠,惊走我的小雀舌蜥蜴,是怕日后在每月一次的宠物大赛上,你那金甲麟虫输给我的新奇宝贝吧!”

篮子心里一叹,也是,你能怎么解释自己?十三岁孩童的直觉?说自己心中似乎有一只妖魔鬼怪,镜子一般——忽然便可以投影并且觉知周围一切的——诡异?

她抬头远眺,见母亲素水赫然就在视野尽头,于是便一颠一颠的向母亲素水那边走去,边走便哼着童谣,以释放内心的不安:

白石搭白塔,

白石白又滑,

搬来白石搭白塔。

白石搭白塔,

白塔白石搭。

搭好白石塔,

白塔白又滑。

……”

但做的全是无用功,一切都是徒劳。

篮子愈是想分散注意力,四周的一草一木,一虫一蚁,愈是明晃晃的映在她那宛若明镜的心湖之中。

她赫然无法制止自己了。

那情形,就像从前一样,大夜晚,和小朋友们指着天上那弯弯的月牙儿镰刀,却被迷信的婆婆姥姥们告诫:不可乱指,以免代表镰刀的月亮会趁三更半夜到你睡的地方割耳朵。”

不料过了几天,耳朵当真犯了耳后湿疹,一割一割,似乎真有那天上的某谁随风潜入夜,割耳细无声。

自此稍微不小心用手指指了月镰刀儿,总会心里发怵,想转身就跑,但跑啊跑啊,那月镰刀儿也在天上跟着追呀追呀,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此时此刻,篮子这高不胜寒的山巅,走着走着,不免心里也暗暗发憷,怎么也摆脱不了这可怕的状态:

眼前映现的景物,浮光掠影,走马观花似的,一波一波的敛进心湖。”

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篮子越走越心惊胆战,此地必有妖魔鬼怪,它把眼前一切事物的镜像莫名其妙的栽种进自己心里了……

力量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无法把控的它。它源自篮子的身体,却不受她的主观意识控制。

如瘤如癌,无节制成长,乃至泛滥,难以克制。她虽年幼,但素来直觉精准。

她甚至能隐约觉察到它对她的敌意,它是不是要与她争夺肉身的控制权呢?篮子是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它的。

然后。

然后,她一抬头,便看到了一位皓首苍髯老道士,看到他驾鹤徐徐落在自己和母亲素水面前。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太一道长,但其时她并不知道他的名讳。

他不过惊鸿一现,道出若干莫名谶语,便决然飞离,去远,难再觅见,成为了无尽苍穹一道依稀的底色光痕。

他大海一般内敛而深沉的一双老眼,忽然精光爆闪,牢牢的盯着篮子身上隐隐焕发的几丝圣洁辉光,万分震惊感叹的模样。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燃香纪》第二章试读结束。

第三章

幽微之辉,远观如在,近看却无。”

这一位神秘的游方道长莫名其妙的喃喃着。

母亲素水下意识伸手把篮子护在她的身后,以防不虞。

他的模样太过惊人,白色须发在山巅或徐或缓的罡风中飘然飞舞,像极了传说中的仙流一般的人物。

篮子自母亲腋下露出贼遛贼遛的小脑袋,好奇的打量着这蓦然自天而降的不速之客。

他盯着篮子万般端详,其后特意又找到了篮子的父亲,把她父亲和母亲拉到僻静之处,细细咨询了许多事情,末了,仍千叮咛万嘱咐,大行神神叨叨之事。

篮子虽然远远立于一边,可心里再清楚不过,他说的一字一词都清楚的映进她的心里,他眉眼飞飞扬扬他的话语很淡,却语出惊人,他说此是幽微通灵之能,通灵天赋中的极致,并在告诫蓝雄和素水,在女儿成长起来之前,千万隐匿此事,不可外泄,否则将有惊天横祸。

篮子银牙一咬,彼时年纪虽小,这游方道士言语中的意思她还是理会得的,大抵意思不过便是:你们的女儿身体内里吊诡,不可为人知。

蓝雄夫妇都听得心里凛然,频频点头应是。那一刻,他们神色之中的讶异、疼爱、悯惜和凝重之色掺杂纷繁,篮子看得分分明明。

其时这古怪老道把蓝雄夫妇也是好一番上下打量,目光闪烁,神色又复变得奇怪莫名,却终究欲言又止,没有声响。

最后老道士终于拱手辞行,却亦不纵鹤飞遁,只是蜗行牛步,慢慢游目山水。

篮子不由自主的跟随而去。

老道身上透足了匪夷所思的玄虚。

而他那龟寿鹤年、雪鬓霜鬟、慈和亲切,直追仙人一般的风采,也令篮子幼小的心灵极为震撼。

更何况他身畔还有一只洁白胜雪,修长阿娜的灵鹤在载歌载舞的翔舞个不休呢。

这样篮子心湖中又重重的映入了一只鹤的形象:或伫足、或探望、或旋翔,优雅精致,体修身曲,极尽妍秀,姿态万千。

使人不由得深深折服于大自然构建物种的伟力,以千万载进化,赢完美体态。

仙鹤之姿,巧夺天地精工,当真是教人叹为观止,万分神往。

篮子心里,真的令人好生为幻想所攫取:若是自己拥有一只这样的仙鹤,何愁在和小伙伴们间的宠物大赛上不脱颖而出?

而那奇怪的老道在这峰峦之间走走停停,仍是一贯的神神叨叨作风,口中没完没了的,念着那什么:

在天成象,在地成形”,

来脉深浅决定穴之深浅”,

凭主峰高低断寿夭,看砂石之凶吉,断房份之兴衰”,

然后又是那劳什子的群山带杀水之冲射……”

篮子遥遥的跟随,和老道拉开了大老远的距离,按道理,这些话平素是听不到的,但此时她身体内里吊诡,拥有所谓的幽微通灵之能,倒也听得一清二楚。

但看着听着,听着看着,篮子便觉得他赫然是一位自己常听婆婆姥姥们口中提起过的风水神棍模样,又是令得她一呆。

懵懂之年,风水龙脉之事,篮子无知无觉,自然听不懂的他话语的意思。

不过,孩子毕竟孩子,他的神神叨叨纵然表达着意思,篮子欣赏的却是音律,总觉得那是童谣一般的东西,心里不免嘀咕:这老道莫不是老大聊发少年狂,故此在这里哼哼唧唧个不休么?

不知为何,自那以后篮子忽然很渴盼长大,大概是因为遥遥窥听到了老道对父母的嘱咐等她成长起来就好了”诸如此类的云云,觉得最好能一夜便由一个脆弱的小孩子身体,蜕变成一个刀枪不入的金刚大力士之躯,那样子,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便再也没有什么需要忌讳暗掩的了。

世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好好坏坏,复杂难辨。谁又能有一双慧眼,能时刻看个清清楚楚分分明明呢?

怀着那一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篮子与她的父母,自此守口如瓶,丝毫不敢说出这一份诡异的天赋异能。

不过那老道士狡黠而厚道,给了篮子两个提示。

其一,他离开之前在山巅一处异常险要的悬崖边上伫立了许久许久。然后他纵鹤往西边飞走了。

其二,他纵鹤凌空虚渡时,仍回首意味深长的瞅了篮子一眼,冲她摆摆手,诡异的笑了笑,才决然转身。

原来她把距离拉得那么远,他还是一直觉察到她的尾随。

那神情,篮子莫名其妙的懂了:

好像他知道些别的什么!却又不愿意直接告诉她!

篮子讨厌这种欲言又止的含蓄和玄虚,极其讨厌:

时光太慢,篮子竟会因此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着去探明一切。

它和她体内的诡异一样,无端端的出现,无端端的左右了篮子作为十三岁少女的纯真无忧的心绪。

她并不想活得那么特别那么复杂,就和大伙儿一般便好了:

随性率真的过着正常人的小日子,该笑时笑,该哭时哭,不想去招惹别人,所谓的天灾人祸也不要冒冒失失的便要和自己拉扯上关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没办法的事情。

若果真的有所谓横祸云云的东西,篮子只好希期自己快快长大,如那老道所言,成长起来便好了。

日后她才明白,有些东西,命里有时终须有,竟真个儿是,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生活之所以为生活,是因为艰难、细碎、关联、各自各以及各种不得已。

后来世界缓缓拉开它具体而微的真面目,慢慢呈现出那一道个体之所以为个体,而在恢弘的历史面前无可奈何”的叵测轨迹。

但篮子仿佛就此便能永远牢牢记得,自己十三岁时站在潜龙山巅这清瘦而慢慢有点黯淡的身影。

既去的永逝,再不复返。

春颜三月。似乎有个旱天雷闪,电射而下,恰好落在篮子的头上,她无可退避躲让,唯有默默承受。

由是篮子开始极度渴求迅速长大。

她想要,很精准很精准的,只盈盈一握,便把中那剑走偏锋的历史之命脉。

阅读全文

热门推荐:神医少年

回到顶部